CL__是个假车厘

谢谢打赏的小天使!!
转载需标注出处和作者谢谢各位
微博:C车厘不开车L

大婚本封面搞定~

老祖的屁股我能摸一辈子

各位小天使CP见~~~去准备打样了~~

瑶妹真是啧啧啧让人欲罢不能!!!

OOC摸鱼注意避雷————

其实我就是想说大婚夜羡羡是化了浓妆的~~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

舅舅生辰快乐!!!!!!!!

其实蛮心疼舅舅的,明明还是个孩子就要背负重建整个家族(莫夫人:他明明还是个孩子~~~~hhhhhh)

最新的广播剧里羡羡跟金凌说当初你舅舅那么拼不就是想让下一辈不用这么拼……

希望江宗主可以开心快乐~早日脱单!!!


新婚快乐~~~拖了好久终于把新婚pa画完了!
会印成无料本在下个月CP Day2发,具体详情等之后再定

会在微博上转发关注抽奖送本+明信片+签绘,小天使们可以去转发下~没准就中了hhhhhh

https://m.weibo.cn/6730786037/4302624381533188 


祝食用愉快~~

【忘羡】和光同尘

恭喜结婚~~~~

肝帝蝎:

别名又叫wifi倒地了需要老公亲亲才能起来x


现娱乐pa,烂大街的总裁x偶像梗,梗和设定来自车厘聚聚 @CL__是个假车厘 的脑洞设定图


设定图:指路1指路2


正剧向,原谅我实在写不来傻白甜OTZ,开车看剧情


其它注意事项可以看第一章开头


羡羡生日快乐~~~~~


昨天的后续,我尽力了hhhh谢谢车厘太太临时赶工画出来2333爱你们~




——————————————————————————————


3.1




然后,当天晚些时候,原本就因为蓝家二少爷毫无预警的当众告白庆生糊了全世界一脸冰冷的狗粮,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但还没过去几个小时,又因为天生不懂何为安分低调的某人的一条新微博,将原本就十分混乱的局面,炸得更加无法收拾。


大家都已凌乱,不知今夕为何夕。只知道这一晚,所有见证者的眼好疼,牙也好疼XD









【TBC】




PS:今天吃了一整天的粮,一本满足~

倒数半个时辰!!!!

羡羡生日快乐!!!!

今后要跟你家夫君好好过日子啊!!!!(大叫)

早生贵子!!!!

我蝎妹给我写娱乐圈pa的连载文了非常的棒棒了!!为她鼓掌!!

【忘羡】和光同尘

诶嘿嘿!!!我蝎妹儿最好我爱你~~~~

肝帝蝎:

现娱乐pa,烂大街的总裁x偶像梗,梗和设定来自车厘聚聚 @CL__是个假车厘 的脑洞设定图,我只不过是再给她的设定打补丁而已x简而言之,就是剧情补完x


设定图:指路1指路2指不定后面还有个3(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剧向,原谅我实在写不来傻白甜OTZ,开车看剧情


副CP 曦澄,和另外一个迷之CP(这个允许我先卖个关子,反正大部分人都熟的)。


因为曦澄成分不多,再加上我和车厘聚聚商量后的决定,舅舅依然是在直男边缘挣扎,所以曦澄的CPtag我就不打了,大家自己注意各种避雷就好w


更新速度不定,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就继续往下看吧w










——————————————————————————————


【一】




【魏无羡你给我去死!!!————】


 


天旋地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发生了什么,有人在尖叫、推搡,惊恐造成的混乱在持续扩大,而他却呆呆地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脑中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谁来告诉我?


为什么会这样啊?!!


 


他想冲那些人大吼大叫,但却梗在胸口,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他想爬起来,想动起来,手脚却虚弱无力,泛着冷意。


警车和救护车鸣笛的刺耳声,人们的叫喊声,之后还有什么人将他拉起来,带离这个是非之地,他都形同木偶,任人摆布,只是双眼始终牢牢盯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人,不愿从对方身上移开。


鲜红的血,如他最爱的颜色。


却深深刺痛了他的眼。


 


 


 


魏无羡猛地惊醒。


他愣愣地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半晌,大脑的思绪才慢慢归位,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哪。


房中漆黑一片,柔柔的月光成了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他不舒服地动了动,浑身黏糊糊的,也不知是梦魇激出的冷汗还是欢爱后的情欲稍却,只知道此刻的自己仍然被双耳鼓膜放大的心跳声干扰着,无法马上再次入眠。


哪怕闭上眼,好不容易忘掉的场景又会再次浮现。


该死的,怎么又做起那个梦了?


手背搭上额头,魏无羡瞪了会儿天花板,然后粗鲁地抹去汗,侧过身想去够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房间内没有放钟,他只能通过手机来确定时间。


只是这有些自暴自弃的动作也惊动了睡在身旁的人。


搭在他腰上的手臂紧了紧,蓝忘机醒了。


“抱歉?把你吵醒了?”他轻声笑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蓝忘机沉沉地“嗯”了下,像喉咙里发出了咕哝,手臂收得更紧了。


常年的朝夕相处令两人都对对方的小动作了如指掌,魏无羡知道,蓝忘机这是在担心自己。


“唉,你这人……”他笑着摇了摇头,放弃了看手机的想法,转回身往蓝忘机的怀里埋得更深了,“没事,我早就没事了,你是知道的。”


蓝忘机不语。


如果当初没有义无反顾地选择和他在一起的话,魏无羡原本属于他偶像的生活,那些风光无限的日子,依旧可以继续下去。


只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


两个人小心翼翼保护着的恋情,还是被人发现,并无情地曝光在了大众的眼前。


粉丝们的愤怒,可想而知。舆论的压力,可想而知。


刚将他带回本家的头一年,魏无羡夜夜做噩梦,几乎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他直挺挺地从床上跳起来,缩在角落,神经紧绷得如临大敌,甚至连蓝忘机的安抚都无法让情况有所改善,精神状态更是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一时间,束手无策。


好在他的大哥蓝曦臣在危机关头力排众议,坚定地站在他们俩身后,同时劝弟弟尽早带着魏无羡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国外疗养。


于是,在自家的公关危机处理得差不多之后,蓝忘机便义无反顾地带着魏无羡去了国外,这一去便是三年。


而魏无羡的身影,也至此从各家的媒体上消失了。


偶尔会有几张路拍出现在社交平台上,起初还会有不小的反应,但很快就冷了下去。


毕竟在这个更新换代频繁的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遗忘。


人们的喜新厌旧,永远不会迟来。


三年了,蓝忘机心底沉沉地叹了一声。如今的魏无羡总算从泥沼里爬了出来,恢复成原本他所认识的那个才华横溢的丰朗青年,只是,过去的阴影并不会那么快地从他的心里拔除,极有可能稍不留神,又荆棘丛生,一层一层,缠得人遍体鳞伤。


结了痂的伤,如果硬生生地撕开,还是会疼会留血的。


所以身边的人稍有动静,他立马就醒了过来,紧张地看过去,这三年来都是如此。


看着蓝忘机那通常只有淡漠的琉璃色眼中露出只会对他出现的担忧和疼惜,魏无羡心中柔软一片,他又何尝不知在自己疯癫的那些个日夜,蓝忘机是怎么走过来的。一思及此,青年埋得更深,双唇贴上对方那裸露的左胸口,没有分开。


“信我,蓝湛。”


“嗯。”


蓝忘机将爱人深深地抱紧,无需多言。


离魏无羡的复出演唱会,只剩下一天了。


 


 


魏无羡复出的消息,在娱乐圈内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起初人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难得地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那是个曾经被誉为天才的少年。


15岁同好友一起组成“云梦”出道,17岁时就已经开始狂扫各大音乐节的大小奖项,稳居热搜榜第一的高位,演唱会更是一票难求,多少音乐人和娱乐公司眼中的红人和香饽饽,甚至有人笑称现在已经是魏无羡的时代。但说这话的人,恐怕也不会想到这颗冉冉上升的新星,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最后竟然会因为被曝出柜的丑闻而直接陨落吧。


当红组合被迫解散不说,人也直接从大众面前彻底销声匿迹,曾看好他们的人皆惋惜。


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云梦双杰了。


但如今,魏无羡曾经受绯闻波及的老东家,却一反常态,极尽全力,不放过任何宣传渠道,砸下重金,高调宣布魏无羡的回归,就怕全世界仿佛谁不知道似的,还将为他久违地举办一个复出演唱会。


所以,他这是要……回来了?


包括媒体,大家都将信将疑。有人试着去魏无羡的经纪公司打听更多消息的时候,却被冰冷的保安拒之门外,有人甚至去蓝忘机的家门口蹲点,但都一无所获。


宣传声势浩大,但之后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一个子儿都捞不出,可把这些跑娱乐新闻的记者们急坏了。


正在彩排中的魏无羡被一个熟人叫了出去。


当听到对方名字的时候,他略微地愣了下神,然后匆匆地和工作人员讨饶地笑了一下,便跟着保镖出去了。


保镖都是蓝家的精英,自从发生那些事之后,蓝忘机自然是不会再让人有任何空子钻了。


“好久不见。”他走过去,同站在角落阴影里的人挑了下眉,勾着嘴角,笑得没心没肺。


久违的表情让对方恍惚了一下,随即转成不满的哼声,“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我还有什么不敢的。”魏无羡哑然失笑,同时心下一阵叹息,这道隔阂,终究是无法填平了。


“哼,也是,毕竟你老人家的脸皮可是厚得很,跟一个男人搞在一起这种龌龊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


“注意言辞。”


“我从不注意这个,你是知道的。”


“江澄,”魏无羡喊出了这个将近三年都没有说出口的名字,忽然觉得陌生无比,“我听说你当时也出国了?”


“跟你有关?”


“……不,没什么。”他似是泄气般地说出了这句话,心中苦涩一片。


也是,他跟江澄早在三年前就闹得不欢而散,各奔东西,自是再无瓜葛。


但魏无羡心里,仍旧是对江澄有愧,包括当年的变故,江澄对他的怒火,他难辞其咎。


诡异又尴尬的沉默充盈在这狭小的休息室里,魏无羡咳了一声,想说点什么,对方先开口了。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得说吗?”


还能说什么?魏无羡想。这几年,你还好吗?这种矫情又明显撕人旧伤口的话,他说不出。想问问其他的,总觉得更有可能挑起眼前人的怒火。


“…我无话可说。”千思百转,终究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江澄抱着双臂,直直地看着青年远比三年前更为成熟的面容,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似乎没什么必要了,转而冷哼一声,“蓝二还真是宝贝你。”然后留下一句“祝演唱会顺利。”就甩门离开了。


演唱会顺利吗……


魏无羡泄气般地挠了挠头,这话曾几何时,可是其他人对他们俩一起说的啊。


 


蓝忘机过来的时候,彩排都已经结束了,魏无羡一个人坐在舞台的边缘,抬头看着顶棚的那些镁光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在他身边坐下,安静地等魏无羡自己开口。


“哟,蓝湛,忙完了?”对着蓝忘机,魏无羡几乎一直都是这副轻松嬉笑的模样,那段时间除外。


“嗯。”他看着对方伸了个懒腰,嚷着“累死了”,然后大喇喇地向后一仰,躺在舞台上。


“真期待明天呢!你们的Wifi回来了哦~”说着,他抬手向天举了个射击的动作,帅气无比。蓝忘机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那双冷色的眼底,却有着只有魏无羡才会看到的暖意。


“抱歉,我明天不能来看你的演唱会。”他微微侧过头,似是在向他低头道歉,却被爱人笑着推了回去。


“没事,毕竟生意不好推辞,我们的二哥哥可是个大忙人。”他抓着蓝忘机放在一边的手,调皮地眨了下眼。


“魏婴。”被叠着的手翻转过来紧紧握住他的,蓝忘机不是个多话的人,但如今的魏无羡,早已能够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他想说的话。


“放心吧蓝湛。”


他早已不是三年前的那个魏无羡了。


回应他的,是蓝湛忽然附身的阴影,和唇上那个浅尝即止的吻。


“一定会成功的。”


 


而在第二天的演唱会上,就在蓝忘机的私人飞机掠过场馆上空之时,魏无羡向着满座的现场,向着即便过去了三年依然前来捧场的粉丝们,向着依旧在黑暗中闪耀着红色星辰的世界大笑着,对着他们,对着镜头,宣布了他的回归。


以及,他与蓝忘机相爱的事实。


三年前,当红偶像魏无羡因同性恋丑闻而跌落低谷,三年后,他从跌倒的地方再次爬了起来,高调出柜。






【TBC】


PS:老样子,可以在评论里提问,不涉及剧透的情况下,我会回答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