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__是个假车厘

谢谢打赏的小天使!!
转载需标注出处和作者谢谢各位
微博:C车厘不开车L

【维勇】无问归处

谢谢大宝贝!!!不过!!!这算是两个人同时的生贺吗?!hhhhhh

雪羽_YukiHane: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的京紫pa


○给 @耀晞  @CL__是个假车厘 两个大可爱的生贺!爱你们!生日快乐!












我是一个工作了好几年的自动手记人偶,是的,人偶,是一种被发明出来用于将人们的话语记录成文字的机械,服务于那些不会写字、或者不方便写字但想要写信的人们。


 


一直以来我都在为别人进行记录,可是今天遇到的事情让我有了想要为自己进行记录的想法。不过首先,我需要讲述一下五年前见到的一位客人,因为他算是这件事情的起源。


 


那是一个带着眼镜的黑发男孩,或者叫男人比较好,因为他虽然长相很年轻,但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非常沉静,跟那些五六十岁的人差不多,也都是用一副陷入回忆里的表情在我面前述说的,所以我推测他就算没有三十岁,也一定是经历过了非常多的事情。


 


他走路时候的脚步声很有节奏感,坐在有软垫的椅子上却会把腰板挺得笔直。一开始我还在纳闷为何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健康的年轻人会需要我这样的人偶来代写书信,然后很快我就知道了为什么——他在接过茶杯的时候,从小臂开始有不自然的颤抖,大抵是手臂什么地方受了伤。


 


他缓慢地呷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然后双手捧着茶杯放在腿上,“人偶小姐,可以开始了对吧?”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在看到我点头之后,他把头低了低,眼睛像是在盯着从杯子里的徐徐升起的水汽,又像是透过空气看见了回忆。


 


“致帅气的伏特加先生:


 


许久不见,但愿你还会记得我这个随处可见的友人。我现在来到了你曾经提到过的这个小镇,诚如你所言,这个小镇非常美丽,海边山崖上的鸢尾花开得非常茂盛,可惜无法与你一同观赏今年的第一片鸢尾花海……”


 


他说话的节奏不急不缓,嗓音有一种柔软的清润,搭配着办公室里打字机咔嗒咔嗒的键盘声竟显得十分的和谐。而从他的言辞来看,也不像是完全没有文化、大字不识一个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手上的伤,我想他应该更乐意亲自提笔书写这封给友人的信。那么他的字迹会是怎么样的呢?我对此是有小小好奇没有错,但很可惜,我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机会去见识了。


 


“……在写下这封信的几天之后,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到我的故乡去养伤。我已经离家太久了,是时候该回去了。不过我很感谢这段出门在外的经历,因为它让我遇见了你,和你同行的那段时光如同钻石一般,在我的人生中闪闪发亮。如果你能够有缘拿到这封信的话,可以来我的家乡——日本,九州,长谷津,我家的温泉随时敞开大门欢迎你。


 


愿阳光与彩虹一直陪伴着你。


 


你的朋友,Katsudon先生。”


 


在写上日期之间,我还疑惑了一下他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奇怪的代称,不过很快就被我习惯性地给无视到一边去了。这大概是属于他们之间的什么小秘密之类的吧,也或许他们没来得及或者不方便交换姓名,只能用vodka、katsudon这样的代称来称呼。但愿不要有人跟他们一样突发奇想,好几个人都用这样的称呼是会让我们的派件员十分困扰的。


 


我熟练地将信纸叠好并装入信封里,然后向Katsudon先生询问收件人的地址,他的回答令我出乎意料:“这封信就寄放在这里吧,我相信他肯定会到这里来取的。”


 


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这家公司经手过的所有客人和信件,无一不是写好收件人地址然后盼望它早日被送到收件人的手上,当然也出现过提供的地址不够详尽而导致送达时间晚了一些的,但这样不写地址全靠缘份……真的没问题吗?


 


由于这封信件的情况十分特殊,我特地去找了我们的社长询问是否可行,社长给出的答复是:


 


“姑且帮他寄存看看吧,如果有一天我们公司快要倒闭了,那就把这封信送到他的家乡,最起码也能告诉他这个遗憾的事实。”


 


于是我就把这封只有收件人没有收件地址的信单独放在了分拣架里的一个角落,既不会被每天的信件给埋没,也不至于因为没人注意而被遗忘。我每天也会在来到公司的时候将它拿出来看一看,在拂去表面灰尘的同时确认背面的火漆印是否完整。


 


那封信像是什么保佑公司生意兴隆的护符一样,居然安然无恙地在公司里度过了四年的时光,于一个阳光晴朗的春日里等来了那位伏特加先生——


 


独特且耀眼的银发,配上高大的身形和精雕细琢一般的面孔,还有那双瑰丽的蓝眼睛——纵然在造访过公司的达官贵人身上见识过真正的蓝宝石,我都觉得那些死物无论如何都比不过这两汪蓝色当中的流光溢彩。他推开公司大门进来的时候身后披满了阳光,像是什么带着圣光的大人物一般,而他身上笔挺且质地优良的西装和优雅有礼的举止也无声地说明了他的来历绝不简单。


 


“你好,我是来取一封署名为‘Katsudon先生’的信的。”


 


他直截了当地朝前台的接待员说明了来意,那位刚来没两年的接待员小姐并不清楚这封信的事情,还好当时我刚好送走一位完成了代笔服务的客人,在不远处听到了“Katsudon先生”这个词,于是我赶紧走了过去。


 


“那请问你是伏特加先生吗?”


 


“是的,我就是。”


 


原来Katsudon先生在信中称呼伏特加先生的前缀并不是什么客套话,而是诚实得不能再诚实的大实话。


 


在微微抬头欣赏完伏特加先生的容貌过后,我快步走到分拣架,从那个熟悉的角落里头拿出了那封如今已经有些许泛黄的信件,不过庆幸的是上面的火漆印毫发无伤,完整得跟当年一个样。


 


我将信件交给了伏特加先生,他一边说着谢谢,一边笑出一个扁扁的桃心型。这样的笑容放在别人身上或许会显得非常不搭调,但呈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甚至给他那张轮廓立体的脸增添了几分和风拂面似的亲切。


 


拿到信件的伏特加先生看上去心情好得不得了,但他没有立即拆开那小小的四方形,而是彬彬有礼地又向我们道了一番谢。在他转身即将抬脚离开的时候,一种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又或者出于个人主观的冲动驱使着我问出了一句:“您会马上给他回信的,对吧?”


 


“不。”伏特加先生停顿了下来,回身说出的答案出乎我们在场所有人的预料。“我会亲自去找他,最快明天就出发。”


 


“那么祝愿您能够顺利找到他。”我听见那位年轻的接待员小姐这么说,而伏特加先生回了她一个十分帅气的微笑当作谢礼。


 


再后来,也就是今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信件。说实话,当分拣员把这封信拿给我的时候我还有些懵,因为按理来说,我们这样的自动手记人偶是不会有什么远方的朋友的,人们也习惯了把我们当成工具,而不是他们的同类。


 


我慎之又慎地拆开了这封远渡重洋的信——帮别人写信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拆信呢——信纸有两张,一张字迹工整又娟秀,另一张相比起来就有些大气和潇洒,看样子是两个人写的。


 


“致美丽的人偶小姐玛格丽特:


 


启信安好。


 


你可还记得我吗?我是五年前找你使用过代笔服务的Katsudon先生……”


 


陌生又熟悉的称呼让几年前的记忆如同被海浪席卷过的泥沙一般浮了上来,让我在接下来的读信时间里都抱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觉。


 


“……非常感谢你在五年前帮我代笔,同时我和伏特加先生也很感谢你们公司答应了我当时那么无理的请求。我曾经是一名士兵,在和平前的最后一场战争中受了伤,因此手臂上留下了好长时间的后遗症,直到最近才完全康复……”


 


Katsudon先生在信中表达完了对我的谢意,又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来历,接着在信的末尾邀请我到他家去享受一下温泉,字里行间透出一种积极的温和。不过他的话不多,这让我很快拿起另一张字迹潇洒的信纸继续看了下去。果不其然,是伏特加先生写的。


 


伏特加先生信中的喜悦比Katsudon先生要来的多。他在信中说自己原来是个军官,所在的军队和Katsudon先生的军队是同盟军,而Katsudon先生受伤的时候恰好被他所救,于是两人就成了朋友。后来战争结束,Katsudon先生所在的军队率先撤退并解散,他也就顺便来到这个伏特加先生曾经提到过的小镇游览了一番。至于伏特加先生因为身份特殊,不得不先回到自己的国家处理各个方面的事务,令两人蹉跎了四年的时光。


 


“……我很遗憾没能在Katsudon先生最需要照顾的那段时间陪在他身边,不过幸好,是你和你们公司让我们最终没有错过彼此,最重要的是,让我没有失去此生第一个感受到‘爱’这种情感的人,请允许我再次对你们表以最高的谢意。”


 


读完两封信,我按照折痕将信纸折回原样,在即将放回信封里去的时候我这才发现信封里还有别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张样式精致的婚礼请柬,和这两个人身穿白色西服一同站在开满了粉色花朵的树下的照片。


 


即便是过了五年的时光,照片上的Katsudon先生看上去也和当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脱去了几分稚气。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有点腼腆,但能够从里面瞧得出幸福的味道。而伏特加先生时隔一年帅气依旧,白西装衬得他像极了故事书里头的王子殿下。他们只是站在一块,就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明明我没详细了解过他们的故事却会产生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


 


我将他们寄给我的这封信郑重地放进抽屉里,与此同时一个大胆的疑问袭向了我:要不要去看一看那些从未见过的粉色花儿呢?


 


要不要……去亲自体会一下“爱”呢?


 


我曾帮人写过向爱人、亲友表达四年与问候的信件,也曾代笔过给这些人的诀别书。尽管表达的意思各有不同,但那些薄薄的纸张里都饱含了寄信人想要倾吐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爱”。我们身为一个人偶,虽然知道人类的“爱”,却从未听说有哪个人偶真正地拥有过“爱情”。


 


就像那封信一样,从没有人会将收件地址留空的。


 


然而不去试一下又怎么会知道呢?也和这封信一样,试着放在这里,居然就真的等来了收件人伏特加先生。


 


我想,我也可以如Katsudon先生那样,试着去做一件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然后像伏特加先生那样干脆利落地去追寻自己的“爱情”。


 












Fin.

评论(2)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