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车厘不开车L

谢谢打赏的小天使!!
转载需标注出处和作者谢谢各位
微博:C车厘不开车L

【忘羡】说好的女儿呢?!

我的天哦!!我蝎哥哥真棒!!!!!!爱你!!!!!

肝帝蝎:

联动车厘聚聚的生子条漫,指路


蓝家生男不生女系列,生子文,非ABO,注意避雷


我觉得我再不写车厘聚聚要暴走了hhh因此便百忙中仓促写下了这篇不登大雅之堂的文。可能存在OOC和各种BUG,大家看着高兴就好了,不必过分较真。


os: @CL__是个假车厘 你要的第一篇文来了,你懂的x








————————————————————————————


魏无羡做了一个梦。


一朝梦回,他踏上熟悉的木廊小桥,微风拂过,捎来阵阵淡雅的荷香。他抬起头,凝视着这一篇再熟悉不过的莲塘,蓝天碧波之下,一个小小的女娃正坐在不远处的荷屋凉亭里,翘着小脚丫,正遥遥对着自己咧嘴大笑。


红扑扑的脸蛋,扎着两个冲天鬏,晃着肉手冲自己咿咿呀呀不知在笑叫着什么。


明明是初次见,但魏无羡却觉得她跟自己分外熟。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看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女娃,他不知何故忽然想起了这首思念湘水女神的诗,自己虽不是那湘君,但他犹记得自己也曾跟某个人说过,如果生了个女娃,他一定会为她在水中央建一座荷屋,桂木为梁木兰为椽,辛夷装门楣,白芷饰卧房。再用白玉做成镇席,石兰铺一室芳香,覆芷草、杜衡绕四方。


那人听完,只是如往常那般淡淡勾起嘴角,轻轻将他揽进怀里,“古有金屋藏娇,你这荷屋藏帝子,倒也别致,女儿一定会喜欢的,要不水池里再种些荷花?”


“哎,你这是打算把云深弄成莲花坞么?还是不要了吧,毕竟地域有别,而且这里的花草多为素雅之色,万一搞得太过,叔父又得训我的不是了。”


最后一句说得委屈巴巴的,但蓝忘机脸上的笑意却更深。


“无事,你喜欢就好。”


魏无羡嘿嘿一笑,将头埋得更深,说了一句“蓝湛你最好了~”便不再多言。


如今瞧这梦境,难道是要成真了么?


 


再一睁眼,他看见的是再熟悉不过的静室卧房顶。


木色窗栏上悬着的素雅风铃随风响起几声,叮叮当当的,似是在提醒榻上的人,此处已是现实。


魏无羡转动眼珠,愣愣地看着那摇曳的风铃半晌,一改往常极困的状态,深吸一口气,宛若梦中的莲荷甜香还犹在,便兴奋地侧翻,撑着已怀胎快九个月的大肚子挣扎着起身,他要把这桩美梦第一个告诉给那人听。


平时魏无羡休息时,蓝忘机都是默默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但不巧的是,这一次,门生为了点急事寻来同他商议,他便离开了片刻,才刚说完,就听见静室内的响动。


他的脸白了一下,赶紧提步进屋。


“怎么起来了?”若是以往,魏无羡就算是醒着也会再在榻上贪恋几分,没有蓝忘机的三言两哄他是决计不会自己爬起来的。


魏无羡嘿嘿笑了几下,就着蓝忘机的臂膀将他笨重的身体撑了起来,后者贴心地为他再放上两个软垫,让他靠着能舒服点。


“当然是有好事想急着先告诉你啊。”


蓝忘机低头轻轻地为他按摩因为怀孕而有些浮肿的腿脚,柔声问,“何事让你如此兴奋?”


“你猜?”话在口却憋住了,似是还想再逗一逗孩子的父亲。


蓝忘机摇摇头,面色淡然,倒也不急。多年相处的经验早已告诉他,通常魏无羡有急事却又忍着不先告知于他,那么通常都不是坏事。


“不知。”但他依旧轻声回应,那口吻中十二分的宠溺,叫旁人听去都会羡煞不已。


想那面冷少言,哪怕泰山崩于前也色不变的含光君,竟也会有如此柔心弱骨又深情的一面。


只因对象是魏无羡。


不好意思地揉了下鼻子,挺着大肚子的人笑着跟他的爱人说道,“我梦见咱们的孩儿托梦给我了,是个可爱的女娃娃哦~”


看着魏无羡兴奋又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儿,他们的第三子,蓝忘机心底柔软一片。


回想起以往每次生产时的痛苦,魏无羡那苍白又虚弱不堪的模样,他就万分纠结和自责。


他曾经暗暗发誓此生护他周全,不让眼前的这个人再受一点伤害和委屈,结果到头来,每次给他带去最大痛苦的人,往往都是自己。


魏无羡生第一胎时的状况,就把他吓得不轻。


每每午夜梦回,那满床的血腥气,脆弱又破碎的呻吟着他的名字,一声声地将他的灵魂撕碎。


蓝湛……


蓝湛……


猛地睁开眼,看着梦里虚弱的人儿正安安稳稳地躺在自己怀里,他狂跳的心脏才慢慢放平至原位。


魏无羡生他们的大儿子蓝菀时那惨烈的场景仍是历历在目,饶是蓝忘机也是吓得不轻,他甚至暗暗发誓只要这一个孩子就好了,他不想爱人再受更多的苦。


但魏无羡却不依了。


明明是最怕疼的人,少年时期光挨个板子都要倒在那里满地滚,嗷嗷直叫的人,却愣是想再给蓝忘机生个女儿。


“已经有个哥哥了,当然得再给他添个妹妹才行啊!蓝湛你也说过你更喜欢女孩儿的啊~”他这么兴致勃勃的说着,其实心底真的只不过想再给蓝忘机添一个女儿,然后她的父亲会把她当做掌上明珠一般宠着,被一家人爱着。


儿女双全,承欢膝下,这不过是每个普通的家庭最平凡的幸福了,魏无羡希望蓝忘机和他,也能如此。


这些他不说,蓝忘机也是都懂的。


“但你会疼。”


“咳,这有什么,一想到能见到咱们可爱的女儿,忍一忍就过去了。”


然后,第二胎降生了。


不过,依然是个男孩。


取名“蔼”,和蔼之意,自然是希望他能继承自他父亲皎皎君子之风,清雅内敛。


当然,别老是冷冰冰地板着张脸更好。


一连给他生了两个儿子,蓝忘机原本以为爱人不会再有生育的念头了,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为此杠上了。


甚至跟他说要直到生出女儿为止。


一方面是无奈,又一方面是心疼。蓝忘机不是没劝过他,但魏无羡硬是像个愣头青一样坚决,还嘴里嘟囔着“可不能让我辛辛苦苦做的小裙子都白费了”这样的话。


含光君摇头。


究竟是谁更想要女儿啊。


 


因此这次魏无羡梦见女娃,自是高兴地认为是他们的女儿托梦于他,这一胎必定是个女孩。


“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哦~叫蘅,荷蘅的蘅,蓝蘅,好听吧~诶,不过孩子们成年后的字得靠蓝湛你来取了啊!我可不行!”他嘟着嘴,三个孩子的小名皆是魏无羡取的,其中自有他的一番私心。


蓝忘机无论学术还是修为都比他高,孩子成年后正式的名字交给他们的父亲来取,寄托着家人们对其一生的希望和祝福,是再好不过了。


“……是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吗?”


意想不到的话从蓝忘机口中说出,魏无羡也是一愣。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梦中见到的意境,想到的诗句,竟然被对方完完整整的猜出来了!


他本以为对方会猜测可能跟自己的父亲青蘅君有关,但实在没料到这点小心思竟也被蓝忘机知悉了。


魏无羡哑然失笑,“这可真是……”他在他怀里抬起亮晶晶的眸,凝视着那一片琥珀之色,“你怎么猜到的?”


蓝忘机莞尔,眼底一片温柔,那是只有在魏无羡面前才不吝啬的笑容,魏无羡已经见过好几次,但他不得不承认,蓝忘机本就长得极为俊美,笑起来更是好看,都能将他的三魂六魄统统勾了去。


只可惜,这样的笑容,实在太珍贵而稀少了。


他抬手轻轻将魏无羡歪在他身上的身体扶正,抱得更紧,“你本就喜荷,我怎可能不知?”


那一片连天的荷塘月色,是魏无羡年少时最美好的回忆,无论过了多少年,沧海桑田如何巨变,那里的人事物,依旧被他完整地安放在心底最深也是最珍贵的地方。


难言之意涌上心头,魏无羡也不知是难过还是欣喜,这情绪太过复杂,他一时半会儿也不知该如何应对,酸涩满了眼眶,他只能埋进对方胸膛,闷闷道,“知夷陵老祖者,莫若含光君。”


“魏婴。”


“嗯?”


“都过去了。”


“嗯。”


“我一直在。”


“……嗯。”


再也不会分开了。


 


一个月后……


当魏无羡看着襁褓之中熟睡的三子后,已经不知是丧气还是郁闷了。


怎么又是个儿子啊!


他真的快欲哭无泪了。


说好的女儿呢!难道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越想越气的魏无羡完全不顾自己刚生产完的身体,在床上打起了滚,任蓝忘机如何安抚,都不能一解他的忧愁。


“我的女儿呢!这一定是假的!说好的女儿呢!”


蓝忘机无奈地再一次把踢飞的被褥给他盖上,闻言道,“别闹,你身子尚虚,得好好静养。”其实无论儿子还是女儿,对他来说都无差。


都是他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孩儿,自是会疼到心坎里。


至于他们那姗姗来迟的女儿嘛……只能随缘了。






【END】


PS:


另外说一下这三个孩子的名字(是的,取名是我取得x)


蓝菀(yù),字永慕


蓝蔼,字煜夜


蓝蘅,字潆泓(yíng hóng)


其实字在当时给车厘的条漫取名时都想好了,但因为她设定时都还只是孩子,所以字就没用上=w=浪费了呢~


灵感来源都是从诗经楚辞中获得的,嗯……反正,看着高兴就好了,不必深究其含义了hhhh

评论(7)

热度(1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