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__是个假车厘

转载需标注出处和作者谢谢各位

【忘羡】今天你连到WiFi了吗

棒棒!!!偶像pa真好吃!!!

九州河:

梗来自 @CL__是个假车厘 的现pa!!!超好吃呜呜呜点这里 感谢车厘太太的授权ww


第一次写这个题材,非常生疏,bug连篇,希望车厘太太千万,千万不要介意!【捂脸】




魏无羡又双叒叕带着吻痕出现了。


于是某某小生喜提某某奖的热搜第一瞬间被换了下去,热搜榜上明晃晃地挂着五个字,#魏无羡 吻痕#。点开话题,一溜儿的狗头加冷漠表情包:“哦,你还是出来秀恩爱了。”


之所以带个“还是”,是因为这一类的事在不久之前——也就是他和蓝二公子刚刚宣布订婚的时候曾经频繁地发生过。即使温情揪着他的耳朵骂上一千次一万次,他照样我行我素,和老公该搞就搞,该亲就亲,该咬就咬,绝不妥协,找的借口是:“温情你这么厉害一定会帮我遮掉的对不对?”


硬照上能遮得住,花絮里就不一定了。自从魏无羡穿着件松松垮垮的男友衬衫录了次日常,并且领口露出了疑似——绝对只是疑似蚊子包的红点之后,粉丝们看他的花絮都先放大到200%仔细地、一寸寸地观察他裸露出的皮肤——尤其是脖子,无论是不是蚊子包,都先送上热搜再说。


公司部门经理聂怀桑擦着冷汗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边讲边两股战战地往总裁办公室瞄,就怕小蓝总突然出现。最后差点给这位祖宗跪下了,他才答应以后“注意点”。


聂怀桑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刚刚讲的最后一点“这样小蓝总肯定会吃醋”真是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这以后魏无羡和他的脖子就消停了很多,粉丝们见拿着放大镜都看不出一朵花儿来,也就渐渐放弃了,毕竟还是声音和颜比较好舔,老是做显微镜女孩太容易脱发。


但是这一次,魏无羡居然又带着他的吻痕,出现了。


不知是谁放了张路透,上面俊逸的青年勾下黑色口罩,用脖子夹着手机笑着和谁说话,歪出来的一小截脖颈上,就明晃晃地印着一个暗红色的吻痕。


粉丝们在刷了一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和“99999999999”之后,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为什么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蓝二公子的吻痕都处于下线状态?那么为什么今天又突然上线了???


评论里什么都有,热闹非凡,姐姐粉忙着嘘寒问暖是不是蓝二公子亏待了你,cp粉笔下生风酝酿虐心虐肝的小作文,情节之复杂狗血堪比家庭伦理剧,女友粉……


残存的女友粉表示,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这一鸡飞狗跳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两条热评的出现。


温情脉脉:在那边猜蓝二公子的吻痕为什么会下线的,建议你换个地方操心,这里没有供你发挥的小舞台。至于问为什么又突然上线的——很明显,是连到WiFi了啊。


绵绵棉花糖:咦???你们不知道吗?小蓝总昨天从国外出差回来了啊?


 


蓝忘机没开卧室的灯,摸着黑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


出乎他意料的是魏无羡今天很老实,没有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从门边飞扑过来抱住他,也没有故意躺在门前抱住他的脚不放,黏黏糊糊地叫“蓝二哥哥”。


整个房间都很黑,只有他开门时从门缝泄入的一点点暖光,若有若无地在床上隆起的那一团上轻晃了一下,就被蓝忘机悄无声息地彻底关在门外。


他踩掉拖鞋,踏着魏无羡明示想买所以他就买了的那款地毯,摸到床头柜,再撑着床头柜一点一点将自己放到床上,免得床垫晃动幅度太大。魏无羡的睡眠一向很浅——可能是那草木皆兵的三年留下的后遗症,只有在蓝忘机怀里,闻着他身上那股檀香才能睡得稍微安心一些。


魏无羡低低地嘟囔了句什么,翻了个身,但好在没醒。


蓝忘机不自觉地把呼吸屏住,想起这人最近的通告都排得满满当当,几乎要把二十四小时都充分利用,想必是累坏了,所以难得没能等他回来就睡得这么沉。


他用指肚轻轻蹭了一下魏无羡略长的头发,没敢多碰,只是帮他把散到脸颊上的几缕拨到后面去。像是在睡梦中感到脸上舒服些了,魏无羡满意地砸了咂嘴,极为放松地一抬胳膊,“啪”地一下横在蓝忘机胸前,食指的指节——好巧不巧,正好扣在他的喉结上,若有若无地随着呼吸一下一下点着。


蓝忘机几乎是在一瞬间僵了个彻底。


像是还感觉不够舒服,魏无羡又顺势往旁边一滚,恰好把自己投怀送抱给身边的人,一条腿蜷着缩在蓝忘机腰边,膝盖还极有技巧地往他身下顶了两下。


蓝忘机:……


这么高难度的精准操作,绝对不是一个睡着的人能做得出来的,那么就是……


他无奈唤道:“……魏婴。”


那人正装睡装得不亦乐乎,突然被识破之后干脆耍起无赖来,一蒙被子,声音闷闷的:“魏婴睡着了,魏婴听不见!”


蓝忘机把他蒙在头上的被子掀开一个角:“别闷着。”


魏无羡从那个角里头钻出来,手脚并用、四仰八叉地缠住他,在他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开玩笑,你来之前我会睡吗我!”


蓝忘机抬手抹了抹他眼底一圈淡淡的青黑:“你太累了。”


魏无羡“嘁”了一声:“这算什么,我不努力赚钱谁来养我蓝二哥哥?”说着又往那人脸上偷了口香。


蓝忘机就着这个姿势翻了个身把他抱在怀里:“我看过你的日程表了,睡吧。”


魏无羡大惊失色:“是不是又是思追发给你的?!这小朋友怎么都学会吃里扒外了,到底是哪边的人……”说到一半才想起人家也姓蓝,悻悻闭了嘴,眼珠一转,抱住蓝忘机的胳膊,瞬间换了个战术:“好哥哥,这次是我不对嘛……都是很重要的通告,我推也没法推呀!我一直有按你说的一日三餐好好吃和你视频完就好好睡绝对没有乱吃零食熬夜打游戏……”


眼看着这人越说越长,大有把约法三章进行细化扩充的趋势,蓝忘机轻轻叹了口气,道:“没怪你。”搂在怀里抱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不过,下不为例。”


魏无羡疯狂点头,频率快得脖子差点儿抽了筋,看起来很是诚恳。


如果他没有边点头,边心怀鬼胎地把手往蓝忘机睡衣里伸的话。


蓝忘机按住他的手:“你太累了。”


魏无羡“啧”了一声,撇了撇嘴:“不会吧蓝湛,我投怀送抱地送到你床上你还不要?放心吧,我体力好着呢,倒是你……”


说着轻轻巧巧地挣开他的束缚往他身下探去,舔了舔唇,笑着掐了一把:“硬//了这么久都不上,嗯?”


蓝忘机尽量平稳地呼吸了两声,最终还是翻身压住他:“就一次。”


魏无羡嗯嗯啊啊地含糊应着,凑上去捉住他的嘴唇又亲又舔又咬,心里却颇为得意地想道,一次之后不缠着你做第二次第三次,算我输。


 


魏无羡没输,后果就是又弄了满身的印子——包括久违的脖子上。


在他“注意点”的那顿时间里,领口就是一道鲜明的分界线。领口以上的皮肤白净光滑,毫无瑕疵,可一拉下来就能看到斑斑驳驳的吻痕和齿印,暧昧地分布在被遮住的皮肤上。但幸运的是魏无羡并不会接需要把领口开得太低的广告和写真——自家老公明令禁止,他喜滋滋地把这条铁律往自己脖子上套,往自己合同上加,再理由充分地给所有人看。久而久之,也没有人敢让他穿这样的衣服拍照了——毕竟,大家都怕小蓝总,真的。


所以当聂怀桑看见今日热搜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


整天为这个背后靠山堪称三山五岳的偶像操碎了心的聂经理欲哭无泪地给他打电话:“魏哥!说好的呢!你怎么又……”


他还没说完,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答道:“他还没醒。”


聂怀桑握着手机僵在原地。半晌后,他才想起看了看钟:八点半。


见他那头一直没传来声音,蓝忘机又问道:“怎么了?”


聂怀桑“不不不不没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地糊弄了一番,又郑重告别:“不打扰你们了,蓝总。”


那头“嗯”了一声,把通话挂断了。


聂怀桑看着屏幕自动回到微博热搜的界面,良久无言,最后转头吩咐秘书:“什么都不用做,随……它吧。”


 


魏无羡看到这条热搜其实是发出图透的第二天,也就是蓝忘机回来第三天早上的事了。


他翻着评论区看粉丝们的小作文看得乐不可支,最后转了两条给蓝忘机:“看,蓝二哥哥,原来我们有这么曲折的爱情故事!!!”还没等对面的人回复,就先想象了一番蓝忘机的表情,笑得倒在化妆室的沙发上打滚。


温情看他蹭开领口露出的锁骨上斑驳一片,“嘶”地吸了口气:“我说魏无羡,你怎么就不长点记性……”


魏无羡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下巴垫着个兔子抱枕。抱枕软乎乎的,几乎把他半张脸都埋了进去,弄得他说话都有点口齿不清:“你不懂,我这叫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江澄刚好推门进来,闻言觉得牙口一酸,顿时有了关上门退出去的冲动:“魏无羡你他妈……”


沙发上的人笑嘻嘻地又翻了个身仰面躺着,举起抱枕,把兔子和自己的眼睛都对准江澄:“晚吟师妹!”


江澄“靠”了一声,挽起袖子就要对他招呼:“魏无羡你找打是吧!”


魏无羡高喊“蓝湛救我”,趁着两人东张西望看蓝总是不是真的来了的时候,噌地窜起来,活鱼般飞快溜出了化妆室。


笑着跑了一段路,惹得经过的人都频频回头之后,魏无羡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停下来,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还耀武扬威似的艾特了那个从来只转发公司事务和魏无羡微博的人。


魏无羡V:连到WiFi了,开心吗?@蓝忘机V



评论(5)

热度(1914)